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太平公主(第一集)

    武則天40歲時懷孕十二個月不能分娩,高宗李治和全朝上下無不為之焦急。這時候的高宗李治和武則天的姐姐韓國夫人過往甚密,同時又和宮女春有染。武則天全都看在眼裡,她用女人特有的智慧和魅力掌控著後宮中的一切。 突厥大舉進攻中原,朝廷危在旦夕。武則天不顧身孕趕往大殿。她在戰鼓聲中,開始了分娩的陣痛,太平公主就這樣出生在大唐的朝堂之上。

太平公主(第二集)

    太平的出生改變了武則天的生活。她沈醉於兒女情長,不再過問朝政。習慣了武則天打理一切的李治十分不滿。武則天便抱著太平上朝臨政。於是有了她的一泡尿平息了朝臣們為治理水患爭吵的故事。 當太平成長到十四歲時,她逐漸感到宮中生活的寂寞。忍不住用各種怪誕遊戲來吸引母親對自己的關注。母親答應帶她去看哥哥們打馬球。

太平公主(第三集)

    對於皇室的子女們,長大意味著危險。他們是為權力而生的。太平由於擅自強坐太子學堂上的太子位,遭到父親的懲罰。隨後又因她的天真,堅持要女工房的繡工在牡丹圖上繡上薔薇,引發了武則天與李治之間長期以久的矛盾。李治感到武則天的權力過大,在老臣上官儀、太監王伏勝等人的支援下,開始策劃廢后。

太平公主(第四集)

    武則天已經洞察到李治和上官儀指責她大搞魘勝之術,是借機要廢除她。她表現得異常沈著。她的機智斷送了王伏勝的性命和上官儀的前途。武則天用妻子的柔情軟化了李治,使他意識到,這個女人在他生命中的位置不可取代。李治開始把目光從韓國夫人身上轉移到她的女兒魏國夫人身上。韓國夫人一病不起,死於蕭瑟的秋天。

太平公主(第五集)

    李治喜歡長子李弘,立為太子。但李弘單純固執,為兩位被打入冷宮的姐姐和武則天發生衝突。此外,弘還與孿童合歡有著奇異的戀情。在後宮的另一個角落,魏國夫人由於皇上的偏寵,滋長起不小的野心,竟然想取代武則天的位置。李治對宮中的明爭暗鬥憂心忡忡,昏倒在魏國夫人寢宮的階梯前。

太平公主(第六集)

       武則天利用李治為其舉辦的生日慶典,考察皇子們的品質。李弘再一次請求母親寬恕長孫無忌的後代。母子間的矛盾白熱化。武則天下決心廢除李弘。李賢敏感,並賦予進攻性。他還沒有得到太子位,就已經在皇兄中散佈對母親權力過大的輿論。他的命運過早出現了陰影。

太平公主(第七集)

    弘迫於母親的壓力精神失常,神秘地吐血身亡。他的戀人孿童合歡悲壯地請求皇上恩准一死,和弘同葬。整個大明宮都沈浸在弘瘁死的悲哀之中。李治哭瞎了雙眼。這一幕赫然地展現在太平的面前,殘酷地粉碎了她認為平靜的後宮生活。

太平公主(第八集)

    緊接著太平目睹了宮中第二個同輩人的死亡——魏國夫人溺死在太液池的汪洋之中。太平驚訝地發現母親臉上始終保持著神秘的微笑,以及慣有的冷靜。她在恐懼的噩夢中迎來了第一次的初紅。她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她的同伴韋氏,而韋氏告訴她,她長大了,並帶她第一次走出了宮殿,融入上元燈節的人海中。太平驚喜的遇到了她生平中第一個男人。

太平公主(第九集)

    太平戀愛了。但她還不知道她所愛的男人是誰。她把這個感覺告訴了母親。父皇母后卻希望她嫁給突厥王子。急情之下,她用切手指的惡作劇嚇跑了突厥王子,免去了一樁不情願的政治婚姻。為了管束太平,父母決定把她送到感業寺教化。太平終於帶著她心愛的皮影箱離開了她生活了十四年的宮殿。

太平公主(第十集)

    太平在感業寺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了一位元神奇的僧人明清遠,並請他為自己占卜。明清遠的預測讓她少女的心扉憉然。明清遠還獻給武則天一個“照”字,言稱武則天將稱帝。武則天當即把明清遠帶回了皇宮,成為她的親信。太平終於結束乏味的寺院生活。當她再次溜出宮,在市井遇上了她久已期待見到的那個男人——薛紹。於是她鼓起勇氣走上朝堂,當眾向父皇母后要駙馬。她的舉動震驚了朝野。

太平公主(第十一集)

    太平唐突的舉動給薛紹帶來了厄運。武則天為成全太平,賜死了薛紹已有的妻子慧娘,武斷地把太平嫁給了他。而慧娘已懷有身孕,為了生下腹中的孩子,薛紹違抗了聖諭。但這並沒有挽留住慧娘的生命,她生下孩子,慘死在郊外的寺院裡。太平的洞房花燭夜孤獨而寂寞。她的喜悅被薛紹的悲憤打得粉碎。

太平公主(第十二集)

    太平的婚姻由於隱藏了一個巨大的陰謀而變得怪誕。薛紹並不愛她,並且在後院的閣樓上藏有一架寄託愛情的古琴。這一切都讓太平對薛紹困惑。她並不知道,她的母親操縱著她的感情,並用手中的權勢威逼薛紹接受這份恩賜的良緣。慧娘死了,她的妹妹瑾娘卻潛回長安,準備伺機報復薛紹。薛紹受到來自兩個方面的壓迫。

太平公主(第十三集)

    明清遠曾是李治哥哥李泰的孿童。由於李治登基斷送了李泰的前程,他也險些被處死。是武則天留住了他的性命。從此他毀壞容貌,潛伏於僧院,張狂地伺機顛覆李治,以報武則天救命之恩。他洞察到李賢和武則天的矛盾,策劃陷害李賢。武則天利用了他,一箭雙雕,最終結束了他的性命。

太平公主(第十四集)

    武則天把明清遠的死嫁禍于李賢,徹底斷送了他的前程。李賢慘死他鄉。太平懷疑薛紹不愛自己是因為另有所愛,跟蹤到寺院,見到了薛紹的兒子葉兒,並把他帶回了家。葉兒的出現引起薛家不小的驚慌,只有太平蒙在鼓裡。薛紹逐漸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地對太平產生了好感。他感到恐懼,在信念和真情之間不堪折磨。

太平公主(第十五集)

    瑾娘因為仇恨失去了理智,她不斷地打擊著薛紹,甚至假扮奶娘潛入薛府,伺機將葉兒帶走。她還通過武家子弟武承嗣向武則天透露,薛紹經常出入歌舞妓院,引起太平的猜疑。薛紹瞞著太平趕走了瑾娘,又將葉兒送回了寺院。就在這時,宮中告急,李治重病,危在旦夕。

太平公主(第十六集)

       李治死前對武則天異常冷淡,讓她痛心。李治在太平為他演的最後一出皮影戲中離開了人間。李顯即位做了皇帝。葉兒成為導火線,太平和薛紹之間終於爆發了爭吵。薛紹再也隱瞞不住他們婚姻的真相,也迴避不了他對太平日益加深的感情。於是他準備帶葉兒潛逃,被太平和武則天的御林軍圍堵在牡丹閣。真相終於大白,薛紹為了完善對慧娘愛情的忠貞,飲劍身亡。太平抱著薛紹的屍體悲痛欲絕。

太平公主(第十七集)

    太平終於明白自己婚姻的不幸是母親一手造成的。從此,母女間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權力與感情之間的衝突。太平寫下血書要保護薛紹一家,武則天只放過了葉兒,卻沒有放過薛紹的父母。李顯看不慣大臣們的迂腐,讓他們拔河決勝負,結果被武則天當朝罷免。

太平公主(第十八集)

    李旦不願做皇帝。武則天面臨她最艱難的時期。她幾乎是在跟整個男權抗爭。為了穩固地位,她不惜使用周興這樣的奸臣,建立酷吏制度。一時間,李武兩家在朝廷中勢均力敵。太平仍為感情而驅動,保護著薛紹的兒子。她身邊出現了一個新的男人——武攸嗣。

太平公主(第十九集)

    太平似乎是為了和母親賭氣才接近武攸嗣的。武則天十分不悅。她們對生活各自有著截然不同的選擇。武則天又一次暗地操縱太平的感情,讓男寵薛懷義說服武三思追求太平,又有意支開武攸嗣,派他出征打仗。太平怒斥武則天,並大張齊鼓地為武攸嗣送行。

太平公主(第二十集)

    李姓皇族被武三思和周興大規模清洗,李旦預感到武則天稱帝勢不可擋。為避免更多的流血,他便藉萬人進京上書,勸武則天登基之際宣佈讓位。這一驚人之舉,令武則天也措手不及。李姓皇族派出密使,快馬直奔房陵州,想請出李顯,挽救李家王朝。

太平公主(第二十一集)

    精明的韋氏深知武則天的厲害,勸李顯不可輕舉妄動。李姓皇族只得求助與太平。誰知遭武則天一網打盡。在太廟,武則天語重心長,一番女人之間的懇談,讓太平瞭解了母親身為女人的艱辛。關鍵時刻,太平支援了母親,武則天得以順利登基。但兩人在情感上依然水火不容。太平強行嫁給武攸嗣,作為對母親的反抗。

太平公主(第二十二集)

    武則天送給太平的新婚禮物是一道她有權休夫的聖旨,提前宣判了太平婚姻的死刑。新婚之夜,太平像當年等薛紹一樣,讓武攸嗣空守洞房。葉兒跑回長安,打破了太平逐漸平靜的心情。她擺脫不了薛紹的影響,和武攸嗣進行心靈上的交流,一次次的失敗。

太平公主(第二十三集)

    武攸嗣和太平用各自不同的方式緩解婚後無聊的生活。武攸嗣選擇了配製春藥,而太平則借助贍養門客充實時光。武則天迫於壓力冷落了男寵薛懷義,導致他瘋狂的報復,火燒萬象宮。為了解救母親的危機,太平再次站出來,一劍結果了薛懷義的性命。武則天站在昔日情人的屍體旁,百感交集。

太平公主(第二十四集)

    武三思為了奪權勾結周興,陷害李旦。為了挽救家族的榮譽,太平不得不介入朝政。在她的堅持下,重審了李旦一案。武則天反省還不如一個東宮衛士瞭解自己的兒子。衰老不可抗拒地侵蝕著她的肌體和大腦。武攸嗣配製春藥延緩了武則天的衰老。從此,武攸嗣成了武皇的寵臣。

太平公主(第二十五集)

    武攸嗣因受寵喪失了理智,竟夢想有一天能當上太子,徹底清算和太平婚姻的不平等。他酒後狂言,並同丫鬟常春發生了關係。當醜聞暴露時,武攸嗣羞辱難當飲劍自刎。葬禮上,兩個權力中的女人再一次走在一起。太平對武則天的感情是複雜的,她開始干預朝政,矛頭直接指向周興一夥的酷吏制度。

太平公主(第二十六集)

       太平利用來俊臣,“請君入甕”,在武則天面前揭穿了周興。使武則天對她刮目相看,動意她從政。太平開始幫助母親主持貢院考試。在這個過程中,一個準備趕考的青年改變了她後來的生活。他就是張易之。當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的容貌酷似薛紹,他便放棄了榮升的機會,開始伺機接近太平。一個可怕的計劃在他腦海中產生了。

太平公主(第二十七集)

    張易之先用“長相守”的琴聲吸引了太平,然後又突然消失。令太平浮想聯翩。武則天老了。關於傳位李姓還是武姓的爭鬥愈演愈烈。武三思預謀毒害李旦未遂,迫使李旦遠走天涯。隨後,又派密使趕往房陵州暗殺李顯。武則天大夢初醒,決意接李顯回京繼位。顯苦盡甜來,夫婦抱頭痛哭。

太平公主(第二十八集)

    武則天開始厭倦朝政,沈迷於後宮和男寵的歌舞昇平。太平受眾臣之托前來相勸,意外地見到了張易之。在這個精通女人心理,“唐璜”式的人物面前,太平最後一絲反抗和信念顯得軟弱無力,她跌入了張易之為之安排好的感情旋渦,被其玩弄於股掌之間。

太平公主(第二十九集)

    武三思設計,利用太平對李隆基的感情,縱容武承嗣的兒子去和突厥聯姻,挑起兩國的戰爭,迫使武則天帶病臨朝,廢了太平的監國。失意的太平想在情感上得到補償,遠離長安,遭到張易之的拒絕。在張易之叛逆的道德觀面前,太平感到困惑。

太平公主(第三十集)

    武則天不可抗拒地衰老了,失去了理智。竟然聽憑張昌宗胡為,騎木鶴令才子們作詩。而張易之則背著太平和韋氏約會,繼續他在權力中心女人間的,危險的愛情遊戲。最後他被茹夫人痛打,扔在太平的門前。太平被觸怒,利用特權軟禁了張易之,要求他對自己感情忠誠。

太平公主(第三十一集)

    太平並沒有關住張易之。他幾乎愛上了宮中所有的女人。包括韋氏和她的女兒。他宣稱,他報復權力社會的全部快感就在於玩弄他們的女人。面對這樁注定要失敗的愛情,太平決定下最後一次賭注。她向母親提出要專寵張易之。在更高權力和太平之間,張易之不加思索地選擇了跟武則天去洛陽。太平的一線幻想破滅了。

太平公主(第三十二集)

   武則天已經老得喪失了味覺。她無限感慨一生為權力犧牲了做女人的全部內容。這一切讓張易之緊張。武則天的生命維繫著他的前途。於是,他和張昌宗密謀軟禁了武則天。他們不讓朝臣們進入洛陽城,並糾集了死黨,準備著挾天子以令諸侯。然而,計劃一開始就因為張昌宗的幼稚暴露了動機。

太平公主(第三十三集)

    張易之秘密收買武三思。狡猾的武三思卻把密信交給了太平。張易之得知暴跳如雷。他沒有了退路,只有決一死戰。而這一切都沒有逃過武則天的眼睛。她雖老並不糊塗。她讓婉兒收買了張昌宗,偷跑回長安報信,讓太平來洛陽救她。大軍開赴洛陽,兵臨城下。太平帶來兩個使命,一是結果張易之。另外一個是迫年邁的母親退位。

太平公主(第三十四集)

    太平憑藉全身的氣力舉劍刺向張易之,斬斷了她與魔鬼之間戀情,同時也結果了這個以報復為快樂的野心家的性命。武則天暗淡地交出了她的權力,太平第一次戰勝了自己的母親。她們最終像一對普通母女那樣體味了久違的擁抱。之後,李顯登基,武則天悄然而逝。太平盡孝守陵三年。在這其中,李隆基和葉兒都長大了。

太平公主(第三十五集)

    李顯昏庸。韋氏心懷野心,串聯武三思,縱容太子謀反,借機推翻李顯,學武則天,想女主政。太平善意地勸告李顯,欠韋氏的是感情,不是江山。李顯執迷不悟,導致李崇俊包圍了皇城。太平平熄了叛亂,嚴懲了武三思。從此,太平名聲大振,威望超過韋氏。韋氏不服,太平和她重溫了從小的友誼。

太平公主(第三十六集)

       年輕英俊的李隆基逐漸顯露出政治上的才華,但同時也對從小帶大自己的姑母產生了難以言表的感情。他知道那在道德上將是多麼的危險。安樂害怕命運又將她帶回到房陵州那樣可怕的地方。因此她痛恨太平,決意幫助母親,從軟弱的父親手中把權力奪過來。她竟然下了毒手。

太平公主(第三十七集)

    安樂毒死了自己的父親。是那麼輕易地用一瓶香就解決了。韋氏迅速地把這個行徑演變成一場陰謀。她對李顯的死秘而不宣,然後由自己面對朝廷。如果不是安樂經不起重壓瘋了,韋氏很有可能得逞。安樂走漏了風聲,使太平產生懷疑。她要求見“病”中的哥哥李顯。

太平公主(第三十八集)

    韋氏見天機暴露,軟禁了太平,讓她詔書天下韋氏臨朝。太平的奶娘把這消息告訴了李隆基和崔緹(葉兒)。他們密謀施苦肉計營救太平。法場上,重兵壓境,韋氏橫劍自殺,太平獲救。李隆基和崔緹功不可沒。

太平公主(第三十九集)

    在誰來繼承皇位的問題上李隆基和崔緹發生了矛盾。崔緹一心想輔佐太平,在他看來,這是為父親薛紹挽回名譽的唯一途徑。李隆基卻反對女人當政,他希望自己的父親李旦能重新回到皇位上。太平的決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宣佈由李顯的小兒子李崇冒即位。然而,李崇冒卻意外地死在大典的皇位上,誰是兇手?太平懷疑李隆基為皇位陷害了李崇冒,將他關押起來。

太平公主(第四十集)

    權力能使最親密的關係產生隔膜。在皇位順序繼承人中,太平想到了李旦。旦長年隱居在長安角落,與世無爭,但依然沒有躲過厄運。就在他接受太平的邀請,準備入宮時,一杯毒酒擺在面前,來人竟然是崔緹。在漫長的權力生涯中,太平喪失了太多的親人。她疲倦了。當崔緹也死在李隆基的劍下,太平萬念俱灰。她決意離開這個世界,換得李家最後一個嫡親李隆基順利登基。西元713年,太平享年53歲。

上一頁

分集大綱轉載自超級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