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7.《大明宮詞》另類對白--愛就一個字

        太平與薛紹

        旁白:我不明白爲什麽這第一次關於愛情真諦的啓蒙長著這樣一副憤世嫉俗,甚至是歇斯底里的面孔。它本身應是優美而深情的,伴隨著溫暖的體溫和柔軟的鼻息……但是,我丈夫臉上那令我陷入愛情的誘人神采,從此一去不復返。我想,這就是婚姻,它意味著生命中一個迷幻時代的徹底幻滅!

  薛紹:你知道什麽是愛情嗎?

  太平:我……不知道!

  
薛紹:那你爲什麽要嫁我?

  
太平:因爲我喜歡你!

  薛紹:你知道愛情意味著什麽嗎?愛情意味著長相守,意味著兩個人永遠在一起,不論是活著,還是死去,就像峭壁上兩棵糾纏在一起的長青藤,共同生長,繁茂,共同經受風雨最惡意的襲擊,共同領略陽光最溫存的愛撫。最終,共同枯爛,腐敗,化作墜入深淵的一縷縷屑。這才是愛情,你懂嗎?她的崇貴需要兩股龐大的激情,兩顆熾烈的心靈,缺一不可。真正的愛情是無堅不摧的。不論是天上的神明,還是地獄的命官,都不能叫他屈服,因爲她本身就是天堂,代表著生命最崇高最健全的境界,公主你真正擁有它嗎?

  太平:我……有!這恰恰是我對你的感情!

  太平與母親

  旁白:我第一次緊緊地抱著他,這最終完全屬於我愛撫的面孔和身體,像懷抱著一個無助的新生嬰兒……我默默凝視著自己青春時代的理想正一步步喪失著體溫,我五年暗淡的婚煙生活正隨著他亮麗的靈魂飛上天堂。而這世界上只剩下我,一個執拗地渴求愛情的帝國公主以及以相同的執拗和想念權力,慷慨地把不幸施捨給女兒的母親……

  太平:我丈夫死了!……

  武則天:我知道了,我爲他悲哀,他不幸……

  太平:是我殺死的,我是兇手!

  武則天:你不是,他是自殺……

  太平:不!母親,他本來有著比誰都充足的活下去的理由,是我,是我的到來爲他的生命帶來了長達五年的噩夢。比這更可悲的您親手製造了這一切,我卻一廂情願地始終認爲我是他一生中擁有的最甜蜜的禮物。五年了!整整的五年,母后大人您使他忍受折磨的同時讓自己的女兒也飽經屈辱……

  武則天:你……都知道了?

 
 太平:我早該知道!您爲什麽要欺騙我?!                          

  武則天:因爲我愛你!因爲作爲母親,我不想看到女兒因過早地失去愛情而悲哀!

  太平:所以您就有理由剝奪他人的愛情,甚至性命?!就有權力矇騙自己女兒的第一次真誠感情?!難道一個皇后的母愛就必須以殘酷作爲代價?!母親,您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

  武則天:是嗎?你真這麽想嗎?太平,爲了你的幸福,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結果不盡如人意,只得怪人生無常,你跟他沒有緣分……我始終遵循著一個母親最簡單的邏輯,你愛上了一個人,我幫你找到他,你要嫁給他,我讓他娶你。在滿足女兒心願上,我與天下的母親沒有什麽不同,惟一的區別是,我做得更有效率……

  太平:這是什麽效率?這是多麽可怕!我的母親在用權力表達對我的愛!您賦予我的愛,是殘忍的、血淋淋的!這不公平!!

  
武則天:不!我沒有殺死他,是他的懦弱殺死了他自己!因爲他沒有勇氣愛你,他害怕!薛紹的不幸在於他太完美!完美有時候是劑毒藥!當他發現自己並不完美,竟然在心埵b愛上你的時候,他不可能這樣活下去!你懂嗎?不要再折磨自己了!這場悲劇該結束了!

  
太平: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開始毀在了你的手堙A不可能就這樣的結束,不可能就揮之而去,母親--你欠我的!

  太平與張易之

  旁白:從他進來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瓦解了我對愛情的立場……關於他的一切是那樣的新奇。他的表情,他的身體及至他迥異的魅力。長時間的孤獨令我喪失了判斷,我擁著他及其奇特的理論沈沈睡去,仿佛懷抱著薛紹的另一個靈魂……然而恐懼卻隨著清晨的第一線光明悄然而至。我望著他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慌張地預感到自己關於愛情的信念,正在被他微笑著摧毀……

  太平:易之,你懂得情意嗎?

  
張易之:我懂,易之是爲情而生的,公主!

  
太平:你說過你愛我,這是真的嗎?

  
張易之:當然是真的,我從來就不說謊……

  
太平:你帶我走!我們離開這兒,這大明宮已不值得留戀,我們去洛陽,去遊歷天下的所有美景,總之我們離開這堙A只有你和我……答應我!

  張易之:公主!……您還是忘不了長相守,您還是想著薛紹……

  太平:這跟薛公子沒有關係。我在和你說話,在和張易之說話……易之,你給我這一生帶來的是我從來都沒有的,正如你說的那樣,愛情就如此刻的融洽和幸福,我要把此刻延續下去,我要把幸福延續下去,這和長相守沒有關係,這不是長相守……

  張易之:這正是長相守!如果此刻被無限制地延伸,就沒有了此刻,他和明天,後天,明年甚至後年就沒有了區別。這正是薛紹式的妄想。公主,我不是薛紹,我也不會有像他一樣的生活。您想想,幸福和平庸的區別是什麽?幸福是偶然的,短暫的,所以他才聲勢浩大,所以才值得珍視!而一旦它成爲一種習慣,那您終究會感到麻木而忽視它的滋味。出於對自己的保護,我不想成爲您生活的另一個習慣!況且,爲什麽要離開大明宮呢?!這是一座多麽值得留戀的宮殿!它時刻在動員一切險惡錘練著你的智慧,只有強者才有資格在這堨R分體驗成功的快樂!

  太平:可我,我只想永遠和你在一起……我愛你!

  
張易之:那就請公主把我當作張易之去愛吧!

  
太平:那麽你告訴我,什麽是張易之?

  
張易之:張易之目前是一個滿足的人!

  
太平:滿足?

  張易之:我知道這聽上去可笑,可這正是我目前的心情!公主,我想像中愛情最優美的形式,不僅在於廝守得快樂,還包括了離別時分的思念以及重逢時的忘情與喜悅。甚至,還包括了不能按時赴約的短暫遺憾,而我在您這兒找到了這一切,公主,您讓我體驗到真正的激情和快樂,這正是我想要的愛情……
  太平:這麽說,你就永遠滿足自己的身份嗎?

       張易之:會不會永遠滿足,我不知道,可是我目前的身份帶給我一種自由,而自由,正是我所期望的,是我生命中最重要最不可缺少的元素!公主,如果說從大明宮堥咱X去,對您意味著更精彩的生活,而對我它卻是一種倒退!我知道您可能鄙視這一切,可這正是我目前的心境,請公主尊重它,它是我的一部分,它也應該成爲您愛的一部分!

  太平:這麽說,你不會和我一起走?

  張易之:起碼現在不可能!公主,我愛你,但我不敢保證我能讓你永遠幸福,像現在這樣…我勸你也不要這樣心血來潮,爲了感情,你已經飽受其苦……

  旁白:其實我早已隱隱料到了這個結果,他不可能跟我走!他似乎源源不斷地給予我希望,而我則孜孜不倦地試圖抓住哪怕是最零星的一線光明。這成了我與張易之感情生活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