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4.網民爭論《大明宮詞》編劇出面給說法

        長篇歷史連續劇《大明宮詞》持續熱播,把不同年齡層的觀衆吸引到中央八套,一個本來有些冷清的頻道頓時變得熱門起來。《大明宮詞》除了人物形象塑造比較成功、製作精美之外,其臺詞的華麗和優美更有鮮明、卓爾不群的特點。熱愛這種詩化、舞臺化臺詞的觀衆和反感的觀衆在網路上各執一詞,吵得十分熱鬧,形成了網民爭說《大明宮詞》的景觀。

        網友“詩八首”說,開始觀看《大明宮詞》,主要原因是被臺詞吸引,人物的對話埵酗@種詩的韻律和意境,令人著迷,她四處托人尋找電視劇本,號稱要“當做詩來讀”。與她持相同觀點的有北京網友“糊塗漿子”,很少看電視劇的她,最近迷上了《大明宮詞》,並且一再被劇中大段的臺詞所打動。

        同樣感情強烈的反對意見也不斷出現於各個影視論壇。一位筆名“霹靂銜荊”的網友說:難道說些長而拗口的句子,就叫莎士比亞風格?也許是,但有一條,千萬別東施效顰,還有一條,即使是莎士比亞也沒有讓古代人說現代的時髦詞呀。另一位網友“叮冰冰”說,當薛紹和太平公主慷慨激昂談論愛情時,我還是受不了了,因爲中國人不會這樣討論“愛情”,中國人的胃媄囓H接受這種西方牛排。至於並州農民武攸嗣說什麽“百合花的品格”和跑江湖的薛懷義仰天狂呼“濃濃愛意”,只是一個笑話罷了。網友“紫嫣紅”的反應更爲激烈,說是每當聽見大段臺詞時,總會起一身疙瘩。

       《大明宮詞》的編劇鄭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當初在確立這種臺詞風格時,並沒有料到會有今天這樣強烈的反響。當時只是以爲會有部分觀衆領會困難,現在看來這種擔心是多餘的。在美國學過戲劇、也演過舞臺劇的鄭重認爲,現而今很多電視劇讓人看不下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臺詞絕對地缺乏魅力。他認爲現在的影視作品中有兩種風格的語言,一種是缺乏溫度和情感的陽春白雪式的咬文嚼字,另一種則是完全“下放”的,王朔和馮小剛式的調侃,而缺乏一種高貴的、富有激情的語言。

        爲此,鄭重在《大明宮詞》中開始了自己的語言試驗,他和搭檔王要選擇了“夢化、詩化、儀式化和舞臺劇的臺詞風格”,這與宮廷爭鬥、女性情感衝突的戲劇內容是一致的。鄭重把自己對古典文學作品的領悟以及外國戲劇的浸染都扔到了這部電視劇中,而王要則充分發揮了自己作爲“前詩人”的才情。鄭重以爲,這種強烈理想化的、氣質上比較潔淨和熾烈的東西,是中國觀衆所需要的。

        但鄭重也承認有很多遺憾,一些段落讓他自己也不舒服,有濫用詩化風格和風格擴大化的嫌疑,一些次要的人物在小的事件上也發出悲懷感世的聲音,這就成爲了“敍事的敵人”。

      無論或貶或褒,《大明宮詞》的瑰麗臺詞風格無疑都是獨樹一幟的,它構成了一種文化現象,其成和敗還需要檢驗,但是這種探索的勇氣是值得讚賞的。借用網友王崴的話說:我希望中國的電視劇自《大明宮詞》始,能夠真正去追求一種寬廣而深沈的氣度,一種博大而恢弘的意境。

北京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