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9.傅彪趣侃《大明宮詞》

        聽說《大明宮詞》在中央八套播出後好評如潮,正在內蒙拍片的傅彪聽了十分高興,而談起該劇來也是興奮異常。        

        剃“禿瓢”上課:傅彪是97年得到導演李少紅的邀請,他說當時完全是沖著這個戲去的。李導讓他挑李顯、武攸嗣兩個人物,最後定下來武攸嗣這個角色,結果戲中需要剃“禿瓢”(即光頭)。
       
他說他對每一部戲都認爲是“上課”,當年上了張藝謀、馮小剛等導演的課,97年開始上李少紅的課。他自從剃了光頭以後,在劇組堣]是十分地醒目。而對於這部戲的看重,使得他決定好好拍半年的戲,剃成“禿瓢”在所不惜。

        醋溜臺詞:傅彪演的武攸嗣,在山西是一鄉富紳,但到了京城,自然成了農民。因此在入戲時,從語言上、角色上都覺得一下入不了戲。有一天他正在家媯Z磨著,突然想起了山西的寇准,想起小時候評書中的山西話,覺得十分符合武攸嗣這個人物的特徵,導演聽了也覺得合適,因此電視中武攸嗣一口酸溜溜的山西話,從此開始進入角色,越演越過癮。

        與太平公主同床異夢:作爲太平公主第二任丈夫的武攸嗣,傅彪說這個人物是武則天和太平公主之間較勁的犧牲品,是一個可笑又可悲的人物,與太平公主過著同床異夢的生活,又十分地愚昧,認爲太平公主沒有理由不愛他,爲了換回太平公主的愛,天天以熬春藥企圖來換回太平公主的心,而最後被迫自殺。  

        認不出陳紅:談起戲中的搭檔陳紅,傅彪說她十分敬業,大家在戲中配合很默契。但說到戲外,他和陳紅還有一段有趣的戲,那是在戲封鏡後,有一天大家在街頭遇見了,陳紅遠遠向他招手,他卻心堨Л罹B:“這麽漂亮的女孩是誰啊?”原來演戲中一直見陳紅是戲裝,沒有機會見到便裝的陳紅。結果在街上鬧了個大紅臉。